DMT新闻
2017/04/28
深度探访DPA丹麦总部(第一部)
对任何歌唱者来说,聆听者眼中的泪水是最好的报酬。
——安徒生
​在开始之前我们要先感谢DPA的Francis Lai先生的精心安排使我们得以对DPA以及丹麦这个国家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抵达丹麦 哥本哈根是个下午,天气阴沉比北京冷很多,DPA为我们安排了一家被列为世界遗产的18世纪80年代的建筑改成的酒店,酒店毗邻Amalienborg Royal Palace皇宫,酒店的背面隔着海港望过去就是哥本哈根音乐厅。




漫步在街头感受整个城市散发出来的艺术气息,行人的笑脸,悠闲的天鹅……在童话的世界里人们认真的生活着。
 
我们都知道丹麦被称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Francis先生介绍道:丹麦人很注重生活与工作的平衡,国民的工作时间相比其它国家都会短,但是他们的工作效率与产出依然保持很高,尤其是在这些私人企业中打拼的人们。这就是生活幸福的人们在工作的时候可以保有很好的状态。









次日上午十一点,DPA已经安排好出租车在酒店门口等候,厂家应该算是位于哥本哈根的郊区,我们从市中心开车过去大概要一小时左右,出了市区沿途基本就是一望无际的绿地。
 
远远的看到一片绿地中有几间厂房,开进去第一家就是DPA,公司LOGO很是醒目。


据Francis先生介绍,起初就在DPA公司旁边的一家工厂就是为DPA生产那些橡胶制品小配件的,后来由于国家的环保政策那家工厂现在已经迁离了这里,而原来的厂房现在也已经成为DPA的厂房。
环顾工厂四周
 



 



一进门首先看到的是世界时钟,DPA的业务已经覆盖全球,亚洲区的时间是东京,据了解DPA在日本的销量非常高,无论是乐手还是音响师都非常喜爱。
 


看到这张图片的时候想到了那个关于话筒格栅的小故事,再奉上一张酒店里拍的天花通风口的照片,超级像DPA话筒的格栅对不对,传说厂家工程师用话筒在通风口测试风噪,后来他似乎发现了什么秘密,灵感闪现,采用了这种设计做为话筒的格
栅,不明觉厉,技术控们快去寻找答案吧,哈哈哈!
 


 


墙上面有很多艺术家使用DPA话筒的照片。
 
Francis先生说就在不久前Metallica乐队刚刚结束在中国的巡演后,乐队的FOH调音师Big Mick就来到了丹麦,还特意前来参观了这里。说道这又不由得提起作为一只老牌乐队的巡演,几乎每个细节都已经是固定作业,对他们来说几乎不可能在巡演中去更换任何东西,当他们提出要将鼓话筒换成DPA d:vote 4099时,简直是不可思议,我们再回顾一下当时Big Mick说的话哈:“I have to admit I had never considered DPA as the right kind of microphone for live rock music, but after giving them a try, I was really impressed with their brightness and crispness.”





 
走道两旁都是DPA经典的话筒照片
 

 
​下面这位Finn Mortensen先生是这里的生产管理,他熟知这里的每一个工位的工作,也会向我们详细的介绍。



 
​进入办公室这排黑板上面的内容是什么意思呢?
 


 
每天早上九点钟他们都会开会议,图片上的每一组都是一条生产线,他们会对每个环节的工作效率进行评估,如果ok就是绿色,不行的会被标上红色。从图片上看最近大家表现都不错,哈哈!
 

 
办公室的一角摆放着一些样品
 


 
Finn先生首先向我们展示的是DPA 5100话筒的组装部分,从照片上我们可以看到5100内部的话筒需要手工安装进去并固定。而里面白色的硬壳都是在这间工厂严格压制生产的。
 

 




接下来是d:facto的组装线,首先我们看到的这个小玻璃箱是用来组装d:facto的网罩的,网罩的上下两部分要通过手工粘合在一起。(看起来很像在搞什么高科技,不过这种小细节真是佩服)
 

 
Francis先生手中的这个东西说是一个新武器,仅仅是为了帮助他们保证粘合的质量,因为这个网罩的材质非常硬,全部都是用镭射激光切割的,想要手工粘合的非常好很难,所以他们也在改进手法。
 

 
Finn先生说金色的网罩都是镀金,真的是土豪金,难怪要那么贵,忍不住上手把玩一下。
 

 

下面这个更厉害了,这个就是d:facto有线话筒手柄中的电路,这个电路居然和MMP-A(也就是我们常用的4011A,2011A的话筒放大部分)是同一级别的,难怪4018V话筒头在d:facto上可以发挥超高的动态,音质也超赞,目前在国内也是很多音响师和歌手的心头爱。上一张Sting的经典照片吧。
 

 


Sting 与 d:facto
 
下面这条生产线是专门来做一些预备工作的,比如说开线,上焊锡,还有那些无线转接头,Finn先生再三强调全部都是在这里组装的,没有外包给其它公司,在货架上我们还能看到很多小电子元件,都是转接头里面需要的部件。
 

 
​每个工位都有显微镜辅助工作,这是个细致活
 

 
上焊锡的小工具,上锡均匀,不用电烙铁

 
​各种小元件用来组装转接头

 
​全部都是做好的转接头,DPA的无线转接头有三十多款,几乎涵盖了市面上各个品牌和型号的无线设备。

 
​太小了,没对上焦 (捂脸)

 
可以看到机器上那个特别特别细的一根针就是要装在转接头里面的

 
因为太小了,很多环节要借助放大镜

 
Finn先生还向我们展示了头戴话筒的耳挂部分,这也是钢制电镀金,全部在这间厂里完成
 
下面发现了一个保险柜,哈哈,打开一看另藏玄机,Finn先生说这里面是用来通过高速旋转把胶水中的气泡排出,然后再通过高压分到各个工位,每个环节使用的胶水量都是固定的,通过右边的那个小针头来注入。(啧啧 真是精细)





 
这个就是微型话筒的防风罩,要用手工把上面的金属网粘上去


粘网罩的部分
 




肉色与黑色的防风罩

​Finn先生随手抄起一条待做的话筒线,他说这个胶皮的部分粘好后要放置整整一天后才能将那条金属丝剪掉然后再把接头的小细针插进去。仅仅是一条话筒线而已,工序复杂。




这是成品



还没有做好的线



头戴话筒的接头(又没对上焦 汗!!!)
 
所有的线材,转接头经过混合胶的粘合后都要在这个干燥箱里进行干燥处理,由于不同环节粘合的时间不一样,一个成品大概要在这里累计干燥60个小时。
 

 
此时此刻我坐在办公室里手中就拿着一只FID88F00-2的头戴话筒,仅仅是话筒线的插头部分就包含有那么多道工序,感叹工艺之复杂的同时更是对工厂里的工人心生敬佩,我特意观察了他们的工作状态,每一个人只要拿起手中的工具就会全神贯注的投入,几乎每个人都是工作在一个显微镜的世界里,依靠双手打造每一个小细节。
 

 
​今天我们先看到这里,下期我们将深入其它话筒的制作部分一窥究竟,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