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业界新闻
2017/09/12
2017汪峰岁月巡回演唱会鸟巢站:杜比全景声网络直播颠覆视听体验
Solid State Logic 全网络化构架直播调音台 System-T 
首次杜比全景声直播成功完成
 

 
汪峰岁月演唱会首场于9月9日在北京鸟巢顺利开唱,此次演唱会汪峰团队在各个环节上以苛求完美的态度力求打造出一场摇滚视听盛筵。而作为下半年度最受关注的演唱会之一,充分迎合当下用户需求,在线上平台进行同步直播也是此次演唱会的重要环节;为了保证此次线上直播能够为观众带来更佳的视听体验,4K、VR及Dolby Atmos等当前先进的热点技术均在此次播出中采用。
作为巡回演唱会的首场演出,组委会更是要求无论现场还是线上观看都能够得到顶级的视听享受,为此组委会邀请了国内众多顶尖大师全程参与制作。作为4K和杜比全景声线上直播演唱会,从硬件水平到制作人员都堪称当今最强之一,为现场及线上观众的最佳视听体验打下了坚实基础。
 
现场扩声由著名调音师金少刚老师指挥,舞台monitor由邵勇老师担纲,音乐混音则由汪峰御用的著名录音师李军老师进行现场立体声混音,而杜比全景声播出则由著名录音师娄炜老师进行播出终混,杜比实验室技术总监张岩老师及传新科技技术总监王宇菲老师进行播出系统架构设计。这套幕后团队已然参与了在国内众多知名音乐类节目,各个环节均有过多次合作;如此阵容加之相匹配的技术实力堪称当前国内最具实力的班底之一。
 


最佳阵容合影
 
播出终混系统的选型
作为线上播出的终混系统,杜比全景声直播系统把持着播出音频信号的最终出口,这种关乎线上百万乃至千万观众听音感受的重要系统在搭建时需要格外谨慎,以最佳的状态迎接直播到来。然而直播系统在前期系统搭建时遇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由于鸟巢工作区房间尺寸及顶高不一,为搭建合格的杜比全景声播出监听环境需要选择房间使用长宽均超过5米以上的较大房间;同时由于杜比全景声监听环境中存在4只顶置音箱,为满足其吊挂需要在现场搭设 Truss 架,从而还要求房间具备至少3米以上可用净高。经过测量最终发现工作区满足这种条件的房间只有寥寥数间,且距离音乐预混与导控间布线距离均约为100米左右。这种较远距离的间隔令视频导控、音乐预混及播出终混间的多通道信号传输成为一大难点;而现场观效及与 PA 系统的信号接驳也同样具备如此问题,这使得直播终混系统在空间结构上趋于孤岛化,难以便捷有效的与其他子系统进行融合交互。
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经过在安全性、稳定性、可控性等多个环节进行斟酌,最终确定采用 Dante 协议网络架构的 AoIP 系统作为整体系统基础,由于 Dante 网络能够以单根 Cat-6网线进行高达512Ch@48KHz 的100米无中继传输,可以充分解决直播终混与其他子系统间距离过远的问题;另外 Dante协议有超过400家厂商、1200种以上的产品支持,便于在确定架构后进行设备选型。

 


SSL System-T 调音台
 
音乐类节目直播所需要的大量信号则需要调音台能够具备庞大的处理及路由能力;同时在与不同子系统间进行信号接驳时,需要调音台可以便捷的控制整个 Dante 网络的路由调配,还需要具备与第三方 Dante 设备能够顺利接洽的特点。基于这些需求最终制作团队选择了来自英国 Solid State Logic 最新发布的全网络化直播调音台 System-T 作为整套系播出终混统的主调音台。 System-T 直播调音台是基于 Dante 协议的纯网络化调音台,其台面与处理核心分离设计令系统搭建及外出节目制作更为便捷,多种形态的台面使得用户可以依据需求灵活搭配。
 


SSL System-T 调音台主机及接口
 
而 System-T 的处理核心 Tempest 基于 Audinate Dante HC 接口卡,其最多可配置6张,每张Dante HC 卡可接驳 512 Ch I/O @ 48KHz;System-T 具备多种主机规格型号,此次直播中配备的T80型 Tempest 处理核心具备高达800通道的 DSP 全处理通道,可管理最多3072通道音频路由;而这种量级的处理能力面对信号复杂的音乐类节目仍能够显得游刃有余,使得系统搭建团队可以将任何可能存在管理需求的信号均接入系统,省去搭建结束后增加信号所带来的不便。

 
整个系统的连接就是网线+交换机
 
另外Tempest主机在系统资源规划方面具备实时修改的能力,800路全处理通道可以在任何时刻进行编辑及更改,任何变化不会影响当前系统设置;同时还可以在播出过程中进行资源再调配,且不会影响任何输出信号,令调音台真正做到随时随地可以调整至最需要的状态。这次播出中,由于杜比全景声增加的顶部声道,使得传统的5.1 PGM 母线已无法满足要求,需要增加顶部声道的Aux母线,并且在彩排中不断尝试4.0母线还是两组立体声Aux母线,这细微的变化,可以让混音师将同一个通道的信号pan至5.1声场的前方,而同时也能在顶部声道中,将其置于声像后方。随时改变母线格式与数量,这在以前需要重置调音台DSP资源池,先期调整的参数就会都作废,工程师要重新再来一遍设置。但是 System-T平台,你无须考虑这些烦恼,大大加快效率,更加专注于创作,这也是SSL调音台几十年来的设计原则,不要因复杂的操作,影响混音师的创作情绪。
System-T 虽然是以 Dante 协议为架构的全网络调音台,但是其具备丰富的接口能够完全接驳当前音频系统的绝大多数常用格式:Mic、Line、AES/EBU、MADI、SDI。而System-T 还是一个完全支持 AES67标准的AoIP 调音台,通过 AES67协议的链接,使得 Dante 协议与包括 Revenna、Livewire等其他支持 AES67标准的协议可以顺利联通,打破 AoIP 协议原有的孤立特点。


与其他传统设备对接的音频接口:话放和MADI-Bridge
 
System-T内置多种功能均能够在有效的为直播提供便利,Rehearsal功能可以便捷的将多通道与录音机进行关联,令调音师在乐队彩排结束后可以在不更改当前通道参数的情况下变更音源为录音机所录制的音频素材,从而实现脱离乐队进行参数调节。在 System-T 中 AutoMix 功能从Live 系列中通过 Effect 插槽进行添加变更为每个通道的基础功能,且在此基础上增加了8个 AutoMix 编组及编组 Slave 功能大幅降低调音师在演出中对于推子跟随的压力,同时又避免了多景区节目中不同景区建在同一个AutoMix 组中相互干扰的问题。
另外还有一些设计精致的小功能也起到了重要作用,System-T 可以支持2路KVM切换,将调音台屏幕作为远程显示器使用,这次系统中将录制工作站通过KVM映射到调音台屏幕上,让混音师可以轻松地控制工作站的播放与录制。


 
System-T 灵活的KVM功能
 
备份系统采用Solid State Logic Live L500 Plus 扩声调音台,其同样支持Dante网络,可以与System-T非常轻松的组成一套系统,实现两张调音台的信号共享及备份。甚至效果还音的Pro Tools 工作站这次也采用了DVS Dante虚拟声卡进行Dante信号传输,让Dante矩阵调配来自工作站的每路信号。
通过基于Dante的系统架构令播出系统在与其他子系统间不再因为距离而相对孤立,便捷的全局管理及矩阵化路由调配令整场演唱会成百上千通道音频可以便捷的进行管理,从而为后期调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System-T基于Dante的纯网络化设计令AoIP系统的优势最大化体现,其对于网络的全局管理能力将调音台的路由功能放大至整个Dante网络,令第三方设备间的信号调配可以在调音台上便利的完成,免去了架设其他Dante网络控制单元的必要,令系统以最简洁的方式得以完全的应用。


多轨录制工作站及DAD矩阵
 
杜比全景声监听环境
系统搭建的困难还没有结束,纵使Dante网络构架如此便捷,可房间内光滑平整的墙壁与几乎矩形的结构就脱离了调音台能解决的范畴,仅有的几间在尺寸上满足杜比全景声混音监听环境需求的房间,都有着类似的声学问题;另外符合尺寸要求的房间在与此次准备的监听音箱尺寸匹配间也存在问题;满足要求的房间长宽高均远超监听环境需求,换言之最尴尬的是符合监听需求的房间却又有些太大了……
过大的房间使得房间混响时间过长,光滑的墙壁及近乎矩形的结构令声音在墙壁间很容易产生梳状滤波,严重影响监听质量。最后经过在Truss架周围悬挂吸音帘将这个问题解决,同时在Truss架顶部同样覆盖吸音帘,令整个监听环境能够有相对趋于静寂。


搭建完成的杜比全景声混音控制室
 
而基础建设完成后还需要依据房间声学特性进行房间均衡的修正,传统的音箱做法需要每只音箱依次进行调节而后整体再进行修正,以确保在标准声压级SPL 82dB、SPL 85dB等情况下满足监听需求。而演唱会系统搭建时间最为紧张,这种方式效率过于低下不利于后续其他环节搭建。此次采用Genelec 数字音箱作为全景声监听音箱,其内置SAM 2.0 数字DSP处理器,能够通过Genelec GLM 测试套装在极短时间内完成全部测试及调节,令每只音箱都能以最佳的姿态快速投入工作。
得益于Genelec 数字音箱系统,花费4个小时安装完系统后,不到20分钟便完成了声场调节,将更多的时间留给了系统调试与彩排混音。
 
除此以外,如何去控制这么多音箱的监听控制呢? TAC-System VMC-102全景声多通道监听控制器在系统中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用,它能够接驳2组MADI信号,可以从128通道音频中任意选择监听源,能够支持最大128Ch监听输出,这令系统中架设的5.1.4杜比全景声监听能够非常便捷的被VMC-102控制。


TAC-System VMC-102多通道监听控制器
 
混音师还可以将多个声道音箱自定义编组,分别进行solo或者哑音操作,便于检查声场效果;还可以方便的修正每一路监听输出的Trim level,更精确的调整声压级;内置的downmix功能,可以让你从杜比全景声5.1.4下变换到5.1,再下变换到立体声甚至单声道;在直播系统中,监视画面往往与声音输出系统有延时,VMC-102内置的声画同步延时功能,可以方便修正监看画面与音箱输出的延时;由于杜比全景声的制作流程,除了监听调音台输出的PGM,还要监听杜比DP590渲染器输出的5.1.4信号,以及DP590下变换的仿真监听,甚至还要切换立体声播出信号来对比杜比全景声的混音响度比例,因此大量的外来监听多声道输入源是必须的,VMC-102的128CH MADI 输入可以轻松应对。
在如此复杂的杜比全景声制作流程中,完善的监听控制器是不可或缺的设备。目前市面上最多是7.1监听控制器,TAC VMC-102满足各种格式的沉浸音监听,让你从容应对。
 
 
逻辑清晰、分工明确的各种矩阵
当系统基础搭建完毕后,Dante网络的优势便显现出来,扩声系统、预混系统、杜比编码系统、加嵌系统,这些子系统与播出终混系统间数百通道音频信号通过Dante网络连接在一起,通过Dante矩阵轻易的进行调配,使得任意设备能够轻松地获取网络中所需的信号;同时Dante网络还令系统中免去了复杂累赘的分配设备,使得设备通过1根网线和1根电源线即可接入系统投入工作。
 


杜比全景声传输与编码机房
 
不过庞大的音频系统中必然会有不支持Dante网络的设备,索性Solid State Logic 提供了丰富的格式转换工具,MADI、SDI等均可以便捷的接入系统中,成为Dante网络的一份子。而在这之外,系统中还加入了来自丹麦的Digital Audio Denmark AX-32多格式矩阵,其最大1500 x 1500通道的矩阵能力在处理诸如MADI、SDI等传统多通道格式信号时显得游刃有余。而AX-32还具备Dante网络接口,给系统中出去Dante网络矩阵外,又增加了一组能够调取Dante网络信号的子矩阵,让系统安全性再上一个台阶。
 


杜比DP591全景声编码工具界面及QC设备


杜比DP590全景声制作工具
 
根据他们在系统中的不同环节,我们分别定义了负责外来信号路由的矩阵、负责多轨录音的矩阵,以及负责传输的矩阵、负责监听的矩阵。各司其职,逻辑清晰,每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以快速定位并处理。
现阶段Dante已经可以完全搭建一套直播系统,从音源到加嵌端,各个厂家对于Dante协议的支持已经全面开展。而未更新的传统设备在Dante环境下通过各种格式转换器依旧能够应用于 Dante网络系统,这对于日后大型系统的搭建与成本控制来说都是有利的条件。
 


RTW TM9 多功能响度监测表
 

全景声氛围的营造
播出和制作系统已万事俱备,那么该如何创造一个杜比全景声的声场呢,该如何让网络收看的观众们感受到鸟巢热烈的现场气氛呢?这就需要全景声氛围的营造。鸟巢体育场面积20,000平方米,东西高69米,南北高41米,看台固定座椅数量8.5万个,去过鸟巢的朋友应该有过感受,这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场地。没有去过现场的朋友,也可以根据下面的图片,感受下。
 


直播当晚,鸟巢的观众爆满
 
观效话筒的布置是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也是杜比全景声营造的主要手段。根据主办方提供的舞台设计,以及观众座位安排,先期在图纸上做规划,到了现场再根据实际情况调整。这次的舞台安排在场地的最南端,场地的剩余三面为观众,内场还有很多坐席。常规方式是在跑道上架设话筒,指向观众席。这次结合鸟巢的高度情况,我们在同一个本身5米的话筒落地支架上,又绑了一个4米左右的话筒竿,做上下两层的话筒布置,顶端的Sennheiser 416枪式话筒指向第二层的观众,中间的Schoeps MK4心形话筒指向第一层观众。 
 


看台观效话筒位置

 
DPA 5100 环绕声观效话筒位置




 
观众坐席当晚实际情况

 
场地内观众坐席当晚实际情况
 
对于场地内的观众,我们在舞台下面架设了一组枪式话筒来拾音,指向前排观众。同时在场地中间,靠近扩声调音位的地方再放置一组DPA 5100的5.1话筒,用来拾取现场整体的氛围。彩排时,娄炜老师先期对观效话筒进行简单的声学定位,将不同位置的话筒pan到全景声声场的合适位置,最后在实际直播前,观众入场后的短暂时间内,又进行了微调。直播中,根据节目的情况,不断调整电平比例,确保一个平衡的、真实的融合度。无论是现场扩声音箱爆发出热烈的气氛,还是观众大合唱时的震撼,哪怕是最远处一个女歌迷的嘶喊,都能让你“全方位心醉神迷”。这就是我们创作杜比全景声的意义。


娄炜老师杜比全景声混音中
 
被热搜的花臂工作组
9月2日进场,9月9日完成直播离开鸟巢,或许只有参与了这次直播的人才能明白这短短8天的艰辛。理想总是丰满的,现实虽然不至于骨感但难免与理想有差距,甚至直播前4个小时,应公安部门的要求,还进行了一次场地内观效话筒的走线移位。这一切辛苦的背后是幕后团队的默默付出,为了让线上观众能够体会现场热烈的气氛,直播终混调音师娄炜老师在系统搭建完毕后,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在乐队结束彩排后利用多轨录音机反复进行调节;两位系统架构设计师杜比实验室张岩老师及传新科技王宇菲老师在系统搭建完成后一次次的核对信号及通道单,不断设计备份方案及优化系统流程,令系统在各种情况下都能从容应对。


 
杜比张岩老师和播出终混娄炜老师
 
还有很多工作人员用自己的辛苦付出为这次直播作出贡献,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演绎着热血与青春的摇滚精神,而随着汪峰在台上呐喊着引吭高歌,他们也一定在心中镌刻下属于自己的坚持与认真。


杜比张岩老师、真力公司曲璐老师,以及系统工程师王宇菲老师
 
音乐总会在一个时刻归于平静,而余音却不只有绕梁,应该也会成为所有为其默默付出的人心中隽永的信念。
在开场前直播平台对各个工作组进行了采访直播,当采访至杜比全景声直播组时观众惊奇的发现这个房间内几乎所有人都有着花臂纹身;有人开玩笑的在弹幕中写下:“花臂工作组,还挺有特色的”,随后不少人便记住了这个人人花臂的直播技术组。而看到这行弹幕时直播技术组的工作人员和老师们都笑了,因为这夸张的纹身只是一个套袖;可套袖下那血肉中,却蕴含着或许是执着、是热爱、是责任、是奉献的,属于每一个音频工作者内心深处那别样的:

永不妥协的摇滚精神!




杜比全景声播出团队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