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业界新闻
2017/11/01
Southcrest浸信会教堂使用SSL对多媒体信息进行混音

 
“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可以走到调音台前,然后说‘我今天想让你变成这个样子’…”
 
美国德克萨斯州——Lubbock的Southcrest浸信会教堂。德克萨斯州最近新建了一座1600座的教堂,使用两张SSL Live L300调音台作为其复杂音频制作的关键核心,用于PA、现场直播和电视。一张L300同时为现场服务担任FOH和监听任务,另一张用于现场直播、录音,以及存档礼拜过程所需的后期制作。


人满为患
 
Southcrest浸信会教会是Lubbock教区长期而且受欢迎的成员,礼拜中心——现在被称为“会场”的地方,已经远远不能满足礼拜人数的要求。“新中心的工期延误已久,”Southcrest的技术总监Rusty Trowbridge说,“项目用了两年时间完工,比起之前的‘会场’,新中心的面积扩大了一倍,而且容量也显著提升…‘会场’有750座,而新中心有1600座。”
 
教会现在进行四场主日礼拜——三场在中心进行制作,有全诗班和管弦乐队,还有一场于9:30在“会场”进行,五人乐队和牧师的布道信息会通过现场录音机在所有主要的移动设备及平台app上进行直播,并会在本地的四个电视台播放音乐及布道。教会的多媒体团队有七名工作人员,参与制作和表演的所有人全部是志愿者。
 
我抬头时看到一个管弦乐团,一个诗班,我想让它听起来有管弦乐团或诗班应有的动态。我有自由可以在这里做——我有一个大房间、一个足够的PA系统、一张能给我提供塑造这些动态形状所需工具的调音台。
 
全新的路径
 
Trowbridge在FOH使用SSL L300,而A/V技术人员Spencer Wells则负责另一张L300的广播混音。“对于主要的礼拜,舞台上总是有100至130个人,”Trowbridge说。“我们的I/O有96路进,64路出,现在管弦乐团有大约50个输入,还有12个赞美团成员、12个人声话筒以及牧师话筒,总输入大约是86个。”所有的头戴话筒、诗班和弦乐话筒头都是DPA。”


 

带SuperAnalogueTM话筒/线路输入的SSL ML 32.32舞台接口箱提供I/O,这些都连接到一个SSL Blacklight II MADI集线器,它会发送两个冗余馈送给FOH/监听用的L300调音台和给广播用的L300调音台。
 
除了FOH混音,Trowbridge的L300提供约15个监听混音。管弦乐部分共享混音,有很大部分使用iPad和SSL TaCo平板控制app控制它们自身的平衡。
 
创意无限
 
Southcrest的音乐是现代音乐,尽管是通过它的大型诗班和管弦乐团来完成的。“在其他一些设定中,鼓和贝司可能会是声音的主要组成部分,”Trowbridge说。“…但这里却不是这样。我通常使用弦乐,或一台很好的钢琴组成混音的主体。鼓和贝司只是将所有人有节奏地汇集在一起,但不会‘打到你的脸上’”。
 
12支诗班话筒在礼拜时被安排将管弦乐团划分成不同区域以达到最大控制,L300里的标准通道路径处理扮演了主要角色——通过小心地应用门限从而增强对诗班输出控制并升级。Trowbridge说:“SSL的门限帮助很大…当开始对诗班使用门限时,不时有人来问我干了些什么——都是突然而来的,即使对那些没受过训练的耳朵而言,整个混音都清晰了许多。”
 
“我的确将动态保持得挺足的。我抬头时看到一个管弦乐团,一个诗班,我想让它听起来有管弦乐团或诗班应有的动态。我有自由可以在这里做——我有一个大房间、一个足够的PA系统、一张能给我提供塑造这些动态形状所需工具的调音台。”
 
广播故事
 
对于Spencer Wells,现场混音的挑战非常不一样。它们开始从舞台吸取一些“现场”元素给话筒馈送。“你获得了正确的铃铛的声音,没有场地信息,”他解释说。“你有了这些原始的前置放大器输入而它完全精确,这样很棒,但有一样东西正在开始变得贫乏,那就是一些现场感…。有了调音台里的饱和选项——VHD饱和器、每条通道路径的电子管效果处理,它们重新为混音带来了如此多的现场感。它让你感觉身临其境;这是我很享受调音台的一件事…而现场流媒体全部使用调音台自带的效果——我没有用任何外部效果或插件。
 

 
Wells很好地利用Stems用作submix为一大堆未知的设备合理分配流混合。“在输出,我控制动态比我在中心时要多得多——使用很多的压缩…它没有崩溃,但是为了那些正在看手机、使用耳机或iPad的人,我得把动态减少一点…”
 
多重发问
 
“直播”中的灵活性对两位工程师来说都很重要,因为不同的人在礼拜中扮演的角色不同,这意味着经常要用到调音台上的路由和群组系统。SSL支干编组(Stem Groups)有着强大的组合能力,而且SSL Live调音台还能在改变路由及定义的同时不中断音频,加上详尽的自动化,意味着几乎无所不能。“独唱人员通常是赞美队的一部分,我通常只用单个stem处理。”Trowbridge。“他们有自己的混响、EQ和立体总线压缩。所以当他们独唱时,无需再成为赞美队的一员,我可以去掉他们的定义并且按一下按钮就给他们发送一个新的监听混音。”
 

 
调音台灵活的系统架构使得它的灵活性非常强。操作人员可以从一个中央处理器定义路径类型(Input、Auxes、Stems和Masters)的数量及宽度,并建立大型的具有高端、低延时效果的内部效果器从而为每一个工作创建出一个新的调音台。也就是说Southcrest浸信会教堂可以服务多种类型的活动——不但是主日礼拜。“除了主日礼拜和每周中期的彩排,我们一年最少做100场其它活动,”Trowbridge说。“从只有一个输入到有90个输入的活动都有——婚礼、葬礼、会议、音乐会、音乐剧….
 
“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可以走到调音台前,然后说‘我今天想让你变成这个样子’——而我知道它的的表现会一直稳定;无论我扔什么给它,它都能出来好声音。”